亚洲杯耻辱出局!告别“金元足球”中国足球如何重生?

1月22日,深圳大幅降温,深足解散的消息冲上热搜。这家昔日中超元年的冠军球队,倒在了自己30岁生日的4天前。

当晚,又一条“噩耗”给万千球迷的心上撒了一把盐:中国男足0:1败于卡塔尔,47年来在亚洲杯小组赛首次一球未进,媒体分析出线日晚,根据小组赛最新赛果,中国队确定正式出局。

这还不是中国足球进入2024年以来仅有的“闹心事”。事实上,就在5天前的1月17日,同样有着中国顶级联赛冠军血脉的大连人足球俱乐部,也官宣解散。而在两个星期前,原国家队主教练李铁和数名中国足协高官现身电视屏幕,忏悔自己在绿茵场上的权钱交易劣迹,曝光的腐败内情触目惊心。

算上2020赛季夺冠后即告解散的江苏苏宁,中国职业足球短短30年的历史,已经有约20支顶级联赛参赛球队宣告退出,其中包括3支冠军球队。这在世界足坛绝无仅有。

深足解散的原因早已众人皆知,俱乐部官方声明不过是例行公事:俱乐部未能通过2024赛季职业联赛准入严重的历史债务导致我们难以为继

大连人队解散的原因别无二致。与此同时,还有一支已经降入中甲的昔日中超“霸主”广州队,正在以直播带货的方式筹措资金,为获得新赛季准入资格作最后的挣扎。

这些倒下或即将倒下的足球俱乐部,都曾是国内体坛的“大富之家”,其背后投资人不乏各省市甚至全国首富。如今败落的原因竟是同一个缺钱。

这次先后倒下的大连足球和深圳足球,都曾是中国足坛荣耀的旗帜。在中国足球“金元时代”之前,他们都有过辉煌的历史,进入“金元时代”后,也曾在舞台上呼风唤雨。如今双双黯然出局,未免令人扼腕叹息。

多方消息显示,深足的总负债有数亿元之巨,主要为欠薪和拖欠供应商的款项。俱乐部之前始终在努力,但最终回天无力。

据多名深足队员证实,整个2022年,深足只给球员发了4个月的工资。截至球队解散,大部分球员只拿到了约三分之一的合同薪水,最久的欠薪已经拖欠了20个月。

如今穷愁的深足,其实也曾“阔”过。1994年成立的深圳足球俱乐部,最早的投资方是中国平安。后者目前是整个中超联赛的冠名赞助商,并且已连续冠名10年。2002年末,张海携健力宝入主深足,掀起了金元足球的第一个高潮。其后,深足陷入了长期的动荡,俱乐部多番易主。

2016年,佳兆业如愿以偿入主深足,很快加入了“金元足球”的“烧钱”竞赛。当时正是国内房地产黄金年代的高峰,中超、中甲俱乐部几乎被各路房地产开发商“一网打尽”。据媒体报道,过去8年来(包括中甲时期),佳兆业在深足的投资至少达60亿元,顶峰时曾在一个赛季内高价买入11名外援。

大连人队不遑多让。大连人俱乐部的前身是成立于2009年的大连阿尔滨足球俱乐部。2011年,大连阿尔滨冲超成功,便加入了“金元足球”的“血拼集团”。不过,资金输血未能持续太久,球队也在2014年重新降入中甲,后更名为大连一方,2018赛季重返中超。

2019年4月,王健林宣布万达集团时隔20年重返中国足坛,同年,正式接手处于困境之中的大连一方,并将俱乐部更名为大连人。随后,王健林为俱乐部投资数十亿元。然而,三年之后,面对错综复杂的债务关系,王健林与万达集团选择再次退出国内足坛,大连人也逐渐走到了解散这一步。

深圳队和大连人队积重难返,都与背后投资人深陷经营困境直接相关。佳兆业和万达的主业都是房地产,而中国房地产业自2019年以来正经历一轮深度调整,二者均泥足深陷,自顾不暇。

根据最近一份财务报告,截至2023年6月末,佳兆业集团现金(包括受限制现金)及银行存款约为45亿元,扣除预售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上升至90%,净负债率上升至602%,现金短债比为0.01。同期,佳兆业集团银行计息及其他借款金额为1179亿元,而无受限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14亿元。

万达方面,同样负债累累的昔日首富王健林,正在通过出售资产“断臂求生”。过去一年内,王健林卖掉了10座万达广场,此外抛售的还有万达酒店、万达电影等资产。

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大面积凋零,绝大多数是因为投资方无力续资,俱乐部也无法造血图存。那么,中国足球还能得到资本的青睐吗?

一位长期关注体育产业的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投资足球,资本看中的无非是直接经济收益和间接广告宣传效应。两者综合来看,短期内答案可能不很乐观,但长期而言足球依然值得关注。

从直接经济收益的角度来看,中国足球确实不是一门好生意。职业足球顶级联赛从1994年甲A时代开始以来,就没有产生过真正盈利的俱乐部,产出和投入严重不匹配。

疫情之前的2019年是“金元足球”的退潮之年,中超推出了大幅限薪政策。饶是如此,据中国足协公开数据,当年中超俱乐部的平均薪金支出依然高达11.779亿元。而绝大多数俱乐部的营收只能达到千万元级别,少有上亿者。据CCTV5《足球之夜》节目报道,武汉三镇足球俱乐部在2019~2023年间累计支出达13.14亿元,收入只有9250万元。节目评论称,这种收支失衡暴露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“伪职业”本质。

但前述专家分析,以上只是账面上的收支,还有参加足球赛事为企业带来的广告宣传价值,以及通过投资足球而获得的“衍生商业机会”,并未在账本上体现。他分析,作为世界第一大运动,职业足球观众众多,球迷黏性高,政府和民间都十分重视。对于投资方来说,旗下球队面貌积极、成绩良好的话,可以带来巨大的声誉价值。例如去年火出圈的贵州“村超”,就让当地声名远播,并进一步转化为吸引游客和招商引资的经济价值。现在足坛反腐已经十分深入,中国足球的声誉应该已经“触底”,因此,至少从声誉价值角度而言,此时投资足球,多少有点“抄底”的意思了。

但资本寻求“看得见”的账面回报也无可厚非。有观点认为,当前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运行模式也是导致投资足球“无利可图”的重要原因。当前的联赛完全依附和受制于足协,真正的投资人却缺乏话语权,只有让联赛的利益独立于足协,让投资人有一致的愿景共同经营,才能让联赛展现活力,并滋养各级国家队。

幸而在22日这个悲伤的日子,并不只有坏消息。当天下午,U19国青队正式在深圳竖旗, 又一拨中国足球希望之星们,将踏上冲击2025年U20世界杯及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的征程。而在联赛赛场,根据相关统计,2023赛季中超联赛场均上座率接近2万人,已远超2014赛季之前。另据《足球报》报道,2024赛季,预计半数中超球队的投入在1亿元左右,甚至只有6000万~8000万元。随着“金元足球”彻底谢幕,中国足球正慢慢回归常态,资本也将回到该有的轨道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