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宇宙、蜻蜓、荔枝、酷我……哪个平台的播客最“好听”?

Edison Research3月最新报告显示,约42%的12岁及以上美国人表示:至少每月听一次播客,高于去年的38%。

4月27日,YouTube Music也正式推出播客功能,目前面向美国提供服务。国内播客节目3年来增长超150%。

按传统的理解:广义上,凡是内容创作者持续更新的音频节目,都可称为“播客”。

狭义上,以往实际分类中播客的范围更有限,付费课程、相声评书等都没有被包含在内,更侧重的是那些内容、表达相对自由,对知识密度也没有严格要求的音频节目,主打一个分享和陪伴。

但正如我们上篇文章提到的,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:平台在刻意拓宽“播客”的内涵。

今年,喜马拉雅创始人兼CEO余建军则在创作者大会上表示,“播客不等于小众,也不一定是音频,播客是一切语言类原创内容。喜马拉雅远远不只是听书,播客型主播有非常大的空间和机会。”

事实上,当下国内不仅有小宇宙等专门的播客平台,也不仅是喜马拉雅、蜻蜓、荔枝等一线音频平台持续加码播客,网易云音乐和腾讯音乐等音乐APP也纷纷杀入播客赛道试图分一杯羹。

播客逐渐成为内容创作的新蓝海,但这么多的播客平台,真实的用户体验到底如何,也相应受到更多用户的关注。

针对这个问题,深瞳商业对7家主流播客平台进行了一次整体的使用测评,试图帮助用户和关心行业的朋友,更直观地感受到不同播客平台各自的优势、不足及其特色。

一超多强的音频赛道,除了喜马拉雅外,蜻蜓、荔枝两个老玩家依然是知名度最高的平台。

正如我们此前曾提到的:播客要想做大,必须突破自我,拥抱更大的话题、更广的人群。

因此,当内容丰富的大平台加码发力,确实有机会和品牌方一起,让播客的增长进入正向循环的快车道。

得益于多年积累,市占率第一的喜马拉雅,也是版权内容最全的音频平台。为了获得更多流量,头部腰部播客主几乎都会主动上传内容到平台。

一方面是,基本功能完善,除定时、连接外设、倍速等最基础功能外,“咔擦笔记”还可帮助用户剪辑1分钟音频分享、做笔记或制作短视频。

同时推荐功能较为丰富,例如订阅新节目成功后,平台会针对类似群体进行栏目推荐,点击专辑也可以获得同主播其他作品推荐。

另一方面,AI功能已经初步体现出其技术积累的优势。头部案例方面,数据显示目前平台已上线多张运用单田芳先生AI合成音制作的AIGC专辑,总播放量超过1亿。

用户体验方面,AI智能将音频转化为文字的过程很方便,不需要播客手动输出,方便听众查阅或者记录。

大而全的平台,似乎都有不够精细的一面。例如,喜马拉雅播放界面有3个“评论”入口:上方“评论”按钮、下方“插个嘴”按钮、右下方图标按钮。

或许有引导评论的考虑,但多少有些粗放,重要流量入口或许可以有更好的使用办法。此外,平台界面有时也难免让人有复杂之感。

蜻蜓FM主要承载收听音频、语音直播、语音聊天室等功能,其较有特色之处在于不少广播电台较为活跃。

同时,播客栏目权重也较高。首页推荐的节目,大量也是播客。体验下来,感觉其播客的优不足,似乎都与“简”这个字有关。

同时,在播客推荐上,也有一些提升体验的创新:例如“相似内容推荐”,附有节目简介及节目期数,更方便听众发现筛选新节目。

蜻蜓的播客播放界面,只有一个播放列表,显示该专辑的所有内容,同时,历史播放记录只能跳出该界面在“我听”中寻找,专辑间切换不够灵活。

与此同时,整体而言蜻蜓上的用户评论较少。播客受众群体相对更热衷良好的讨论互动氛围,这一方面是蜻蜓当前的不足。

荔枝FM最早其实是以“播客”起家,早期的slogan便是:人人都是主播。

此后,荔枝App开始走泛内容路线。而在小宇宙“出生”后一年,独立的荔枝播客APP则开始走垂直类播客路线:界面设计感强

荔枝播客的界面设计是花了些心思的。其logo色是饱和的克莱因蓝,相较小宇宙的清新和荔枝FM的温暖,似乎多了一些冷静。

在推荐和播放这两个基础功能上,荔枝播客有自己的特色。其首页推荐中的编辑推荐和智能推荐两种形式做的不错,个性化较明显。

注重直播播客,其默认功能直接跳过录播进行直播。这当然可以形成特色,但当前的播客形态中,大部分内容还是录播。

音乐平台进军播客,当然有其“天然”理由。从用户习惯而言,“耳朵经济”还是有很强的相通性。

单集出现,完整专辑还需要点进主页进行收听。或许在于这与音乐平台推荐歌曲的方式一致,与小宇宙APP的推荐模式有相似之处。

腾讯音乐(TME)对音频市场的野心早就有所表露。早些年,TME旗下、酷狗、酷我三款音乐产品就均上线了有声书专区。

依托于腾讯旗下阅文等网文平台,酷我畅听上的听书、听剧的内容较为丰富,从广义的“播客”概念来看,酷我畅听在部分播客版权上是有优势的。

平台没有专门的“播客”分区,只能通过搜索栏对节目进行精准搜索。除了比较知名的一些播客,其他播客节目大都没有简介,也没有详细的作者介绍。

在欧美,播客听众主要通过苹果Podcast、Spotify或RSS订阅收听播客。这些都是泛用型播客客户端,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平台型播客客户端。

泛用型客户端无需单独上传作品,只需将其在托管平台上传作品后生成的RSS链接提交即可,这个RSS链接可以在泛用型客户端多次分发;平台型客户端则需要每次将作品进行上传。

界面精致是最直接的感受。例如播客节目列表中,按键颜色会跟随播客封面的颜色变动,这个设计引起了极度的舒适。

此外,对新手创作者而言较为友好:会给首次创作的播客进行推荐,设置有“TA们开始创作新博客”栏目及“新星榜”,也方便听众挖掘新的播客内容。

小宇宙上,听众和创作者的互动积极,据我们的观察,头部播客单集的评论上千是普遍现象。

从产品功能来说,小宇宙APP还处在“成长期”,不管从业者还是用户,都可以提出一些新建议:例如我们认为发挥其社区互动氛围,还可以得到进一步的彰显。不过这些谈不上是产品的缺陷。

喜马拉雅这种大平台的播客内容相对全面丰富,荔枝更适合直播类播客,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播客内容更适合乐迷需要,小宇宙的社区互动氛围更好,也都存在各自不同的问题与挑战。

从过去的互联网竞争史而言,强者通吃的概率很大。喜马拉雅等巨头加码后,可能在播客赛道会形成更大的势能与优势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